一号庄代理佣金天天结算:风暴眼丨造车新势力屡陷“抄袭”风波:两年出新车?“逆向研发”惹争议

2021年09月06日 17:26:16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顾北 韭零后

核心看点:

1、近日,汽车拆解类科普栏目“拆车实验室”在对理想ONE(2021款)进行拆解时发现,理想ONE 的底盘与广汽丰田旗下的汉兰达(2018款)底盘雷同,大量参考汉兰达的研发设计。网友质疑其抄袭。

2、理想汽车、小鹏汽车、游侠汽车等造车新势力被质疑“抄袭”背后,“逆向研发”也充满争议。一些人认为这是“抄袭”行为,也有一些人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之。汽车分析师张翔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并非普遍现象,大多数是在合理的规则之内进行局部的逆向学习。

3、新能源车赛道受到资本青睐,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融资总金额首次突破千亿元,同比大涨159.4%。但资本不是慈善机构,它们的目的是利益,如果迟迟看不到回报,就会停止“输血”。而对于造车新势力们来说,一旦失去外部“输血”,就很容易倒下。

底盘设计雷同,理想ONE被质疑“抄袭”汉兰达

近日,汽车拆解类科普栏目“拆车实验室”在对理想ONE(2021款)进行拆解时发现,理想ONE 的底盘与广汽丰田旗下的汉兰达(2018款)底盘雷同,大量参考汉兰达的研发设计。

拆解视频中指出,无论是从外观上,还是从尺寸上,理想ONE的前副车架、车轮支架、下摆臂、纵臂等零部件,都和汉兰达极其相似。

“拆车实验室”还列出了理想ONE与汉兰达底盘零部件的对比,测量数据显示,两款车的前副车架前点间距、上控制臂长度、前下摆臂等零件尺寸完全一致,其它的一些底盘零件尺寸差异也比较小。

此外,“拆车实验室”还发现,新买的理想ONE,主副驾的座椅支架上,均有锈迹。对理想ONE的下摆臂进行进行球头拉脱力实验后发现,两次测试的结果均不到35KN,这与理想ONE此前宣称的升级到50KN存在较大差距。

这个视频发出后,有很多网友质疑理想ONE“抄袭”汉兰达。甚至还有网友评论称,“正是因为它抄袭了汉兰达的底盘设计,我才敢放心买?!?/p>

不过,也有网友包括一些行业人士表示,参考传统汽车品牌的底盘设计,是汽车行业内尤其是新能源车企中常见的做法,这样会更为保险也更为高效?!翱銮依硐隣NE和汉兰达的底盘也不是完全一样,不能说是抄袭?!庇型阉档?。

截至目前,理想官方并未有针对此事的公开回应。虽然理想ONE是否“抄袭”一事仍存在争议,但近几年来,“造车新势力”们多次被曝出“抄袭”“逆向研发”等问题。

2019年,马斯克在回答网友“小鹏汽车是否抄袭特斯拉旧代码”的提问时表示,“是的,他们还偷了苹果的代码”。

之后,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朋友圈称,小鹏汽车的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疑似隔空回应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近日对于小鹏偷窃技术的指责。

更为奇葩的是,不光有抄技术、抄设计的,还有抄LOGO的。

2020年6月,主做“老年代步车”的微佳汽车也宣布要做电动汽车,然而其公布的品牌LOGO仅仅是把蔚来汽车的LOGO进行了180°的旋转,如果不仔细观察,几乎无法辨别微佳汽车LOGO的细节变化。

在遭到网友对LOGO的嘲讽后,微佳汽车悄悄下线了这款LOGO,紧接着3天之后它又发布了全新LOGO,只是新LOGO又很像长城汽车的"WEY"。网友们纷纷戏称,“原来设计车标比造车还难”。

即便是在新能源车领域被公认技术领先的特斯拉,也曾被指抄袭。2018年,新能源汽车创企业Nikola起诉了特斯拉,称特斯拉卡车Semi车型与Nikola One卡车车型非常相似,认为特斯拉侵权了该公司的设计专利,并索赔2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不过,“抄袭”的问题并非刚刚出现,早在2015年新能源车赛道刚刚开始火热的时候,号称“中国版特斯拉”的游侠汽车就被指抄袭。

2015年7月,号称中国首款互联网汽车的游侠电动汽车“游侠X”在北京三里屯正式发布。根据游侠电动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修源的介绍,游侠电动汽车百公里加速5.6秒,续航能达到460公里,最快充电可以在半小时内完成270公里准备。

发布会后,网友对该款车型提出了质疑,指出游侠电动汽车的实质是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S,然后对其拆卸组装就变成了游侠电动汽车。总结网友对游侠电动汽车的质疑,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车辆外观造型都能在其他汽车上找到相似之处;二是关于车辆的一些数据并没有经过实际测算而是通过理论推出得来,可信度不高。

而对其最大的质疑则是:造车时间太短,不符合传统公认的汽车研发周期。有网友质问: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一个总共只有20余人的团队,用了不到2年的时间,花了不到2000万的人民币就能完成一辆媲美特斯拉的中国首款互联网纯电动超级跑车的研发?

2020年,游侠汽车被媒体曝出存在研发不实、工厂停摆、大幅裁员、拖欠工资、PPT造车等情况,疑似濒临倒闭。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整体看,新能源车行业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成长阶段。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行业标准还不完善,行业自律尚未形成,监管措施也有待加强,逆向研发、抄袭等情况属于这个阶段的正常现象?!?/p>

两年就能造出新车?“逆向研发”惹争议

众所周知,“造车”是一件非常复杂且费时间的事情。按照一般正向汽车研发的进度,一款新车完整研发周期约为4到5年。

但新能源车出现后,这个周期似乎大大的缩短了。虽然像游侠汽车那样两年就研发出一款汽车的情况也比较少见,但整体上研发周期还是比传统汽车短了不少。

以2014年成立的小鹏汽车为例,短短五六年时间里,便已经推出了4款车型。根据蔚来官方的介绍,从概念设计到ES8的推出,蔚来汽车仅用了三年时间。

整车开发流程框架(图片来源:汽车大漫谈)

电动汽车的研发周期为何能够缩短呢?据知乎上多位汽车答主爆料,“逆向研发”或是其中的一个关键原因。

具体而言,一些电动车企会先找到一个和自己定位接近的同级别燃油车,然后拆车,扫3D数据,逆向建模,然后和大量三电供应商交流,再把三电的数模放进去,把相关的支架、管路、结构件改制,一套完整的3D数据就出来了。

更有甚者,直接买了几十台燃油车的量产车,然后把发动机变速箱等附件全部拆了,把自己买的三电装上去,再找到加工工厂,把前后支架、轮胎轮毂、内饰面板等都更换一下,一辆“新车”就出来了。

该答主还透露:“这种‘逆向研发’的模式在车企刚刚起步阶段很常见,因为一般新势力刚刚成立时不具备正向开发能力,想要快速上市只能逆向开发,无非就是大家选择那款车,做的隐蔽不隐蔽了?!?/p>

有行业人士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其实不止是新能源车,如今已然站稳脚跟的传统汽车品牌,最早起家时很多也都是逆向开发国外已成熟的汽车产品,并且之后不断积累经验,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p>

不过,对于“逆向研发”,业内也有很多争议。一些人认为这是“抄袭”行为,也有一些人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之。

汽车分析师张翔就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两年很少听说汽车行业有逆向研发的,前几年也不是普遍现象,大多数是在合理的规则之内进行逆向学习。一般也就是局部的一个逆向学习,整车很少有出现完全‘逆向’的?!?/p>

张翔表示,之前汽车行业有过一些关于“抄袭”的知识产权案件。现在各家车企在设计新车型的时候,对怎么规避“逆向”,怎么合理的?;ぷ约旱闹恫?,经验都比较丰富了,以后这类的案件也会越来越少。

张翔认为,汽车行业其实也是在互相学习、互相借鉴的,在一个规则框架之下合理的引用是有的。但是你要说小鹏、理想、蔚来等直接去抄袭别的车企,也是不太可能的,这对它们本身品牌形象来说,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影响,有点得不偿失。

此外,凤凰网《风暴眼》统计发现,与传统汽车相比,新能源车在研发费用/营业收入占比方面还要明显高于传统汽车品牌。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关于整车研发费用的车企中,排名前三的公司分别是,小鹏汽车20.84%、北汽蓝谷16.75%和理想汽车13.56%。

上千亿资金涌入,新能源车企为何仍“缺钱”

新能源车赛道火热的同时,嗅觉敏锐的资本也纷纷涌入。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融资总金额首次突破千亿元,同比大涨159.4%。据媒体报道,从融资事件数和披露的金额来看,近十年新能源汽车品牌投融资事件共897起,披露投融资金额3841.1亿元。

在政策的扶持和广阔的市场前景下,投资机构对于造车新势力的投入也毫不吝啬。

根据公开融资信息和财报,截至2020年,蔚来汽车的融资总额为835亿元,理想汽车的融资总额为362亿元,小鹏汽车融资总额为458亿元。

拿理想汽车来讲,从2015年成立,6年先后融资10余次。最近两次分别是在港股和美股公开发行股票,先后融资了14.7亿美元和118亿港元。

而在上市之前,2020年7月25日,理想汽车的Pre-IPO终发行价四位基石投资者分别是美团点评、王兴、Kevin Sunny、字节跳动,其中字节跳动将投资3000万美元;美团点评、王兴和Kevin Sunny分别投资3亿美元、300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共计获得3.8亿美元战略融资。

2020年6月24日,理想汽车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发公告表示获得5.3亿美元C轮融资,其中美团创始人、CEO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的美团龙珠出资1500万美元,另外还有经纬中国首钢基金等投资机构参与此次融资。

2018年3月22日,理想汽车拿下30亿元B轮融资,由经纬中国和首钢基金旗下新能源基金领投,老股东银泰集团、源码资本、蓝驰创投、明势资本、泛城资本等机构跟投,泰合资本担任此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2017年9月7日,理想汽车A+轮融资共募集资金6.2亿元,由包括创始人李想在内的12名投资人共同出资。其中,利欧股份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亿元增资理想汽车。

2016年5月2日,理想汽车A轮融资募集7.8亿元,其中利欧股份将出资3.5亿元,增资后将持有车和家11.75%股权。

另一家在2016年成立的威马汽车,自成立以来也已经获得了10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腾讯、红杉、百度等知名机构。去年9月,威马汽车更是获得了100亿人民币的巨额D轮融资。

不过,虽然造车新势力们从投资机构或者通过上市拿到了巨额的融资,但花掉的钱更多。

据新京报报道,2020年,蔚来、理想、小鹏三家公司成立至今分别花掉410亿元、63.3亿元和104.6亿元。据不完全统计,以野蛮人姿态闯入汽车圈的宝能汽车,从2017年成立至今在汽车产业链的投入或已超过千亿元。

造车“烧钱”,已经是行业内人尽皆知的事。新的品牌进入时,也往往会备好“粮草”。小米正式宣布造车时,就曾透露首期投资100亿元人民币,未来十年将投资100亿美元;雷军进一步表示小米的现金储备有1080亿元。

尽管投入巨大,但截至目前,能够盈利的新能源车企却寥寥无几。已经上市的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仍在持续亏损,其他刚刚进入这个赛道的则还处于“烧钱”阶段。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目前理想、蔚来等造车新势力几乎都还没有达到规模经济效益,像百度、小米、360等造车,它是靠别的一些业务在维持造车,仅凭造车来盈利还是很困难的?!?/p>

张翔认为,“几年前,投资人看好造车新势力的商业规划和模式,但经过长期投资未能得到回报,投资本投资回归冷静,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判断也逐渐变得谨慎,造车新势力融资难度加大?!?/p>

但资本不是慈善机构,它们的目的是利益,如果迟迟看不到回报,就会停止“输血”。而对于尚未有“自身造血”能力造车新势力们来说,一旦失去外部“输血”,就很容易倒下。

去年6月末,拜腾汽车宣布从7月1日起中国区停工停产,直接原因就是从2019年初就表示正在进行的C轮融资却始终迟迟未到,导致资金链断裂。

有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资本是要求企业能够快速盈利的,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为了生存下去,同时也为了让资本能够继续给自己“输血”,就不得不压缩成本,减少亏损。因此,一些车企为了降低成本和投入,就会出现缩短研发周期、逆向研发、抄袭等做法?!?/p>

王赤坤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从商业角度来看,模仿成功,可以省去前期研发成本,迅速从0到1。而企业如果进行全新研发,是否成功存在未知,时间上也会大大延后,企业可能会失去战略机遇?!?/p>

王赤坤认为,新能源汽车尚处在生命周期的初期阶段,在这个周期阶段应该具备长远眼光,加大正向研发投入,提高产能,迅速扩大市场,加大融资力度,争取成为行业头部,这样才能实现早日盈利。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 菲律宾太阳城官网登入 | 申博开户送彩金登入 |